海外华裔学者黄仁宇说,中秋,是把我们在生活中越来越远的心灵距离重新拉回到相互依偎的时间点。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用丰富的手段,走近这个期盼中的节点。那么,在古代,心灵走到一起,又要经过怎样的万水千山? 


 王阳明的中秋节
 
文/张嵚 

  CCTV曾采访在京务工人员,问:“中秋节能回去团聚吗?”答:“能回,但不愿回。”问:“为什么?”又答:“混得不好,不好意思回。”
  明朝正德元年(1506年)的中秋节,34岁的王阳明也在纠结这个问题:他不好意思回家,却不得不回家。
  这是后来被儒林视为圣人的文武双全一代奇人,然而,那一年的王阳明,却是一个倒霉蛋。
  他本是名门之后,父亲王华曾是两代帝师。可他从小不爱读书,偏好舞枪弄棒,学习成绩从来都是中下游,而且心比天高,不时口出狂言,质疑先贤学问,还动不动就夸口说自己将来要做圣人。一年到头闯祸的他,干脆躲避回家。
  正德元年(1506年),因为一件倒霉事,他连躲也躲不下去了。因权阉刘瑾专权,时任兵部武选司主事的王阳明,上书直斥刘瑾奸恶,结果引火烧身,被打得皮开肉绽不说,官职更是被一撸到底,科场的功名遭革除,并被发配到贵州龙场的蛮荒之地做了个不入流的小官,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政治生命完结了。
  发配之路,恰好要路过南京。王阳明纠结了:躲避不见多年的父亲,此时就在南京做官。见,还是不见?
  王阳明有一千个理由不去。但有一个原因,却让他必须去:他到南京的那天,是八月十四。中秋节要到了。
  按照王阳明弟子冀元亨的记录,王阳明来到南京城郊的时候,就看到家中老佣人正在焦急地守候着。当他回到阔别已久的家时,看到的不再是少时记忆中那个满口仁义的老夫子,而是满面慈祥、白发苍苍的老人。他这才惊觉:不经意之间,父亲老了。
  更出乎意抖的是,原本等着一通呵斥的他,只听到父亲一声又一声激动的问候:“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他实在忍不住,少有地主动向父亲认了错:“是我意气用事,把功名弄丢了,官也弄没了,我对不起父亲大人。”父亲并没有呵斥,相反却是宽慰:“孩子,你是为了斥责权奸才这样做的。你做得对。”
  然后,就是王阳明文集中那一段少有的其乐融融的时光,王府中秋节的家宴上,久别的亲人们相聚一堂,把酒言欢。父亲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小节目:他找来一位南京城有名的杂技演员,在家宴上表演戴头盔翻跟头。这可是个高难度动作,王阳明惊叹地问演员,你怎么做到的?演员答:翻跟头时,脚跟要站定,牙齿咬紧,让太阳穴膨胀,头盔就戴住了,翻跟头的时候就不会掉下来。王阳明明白了:父亲,用这个方式告诉他一个简单的信念——立定脚跟做事,咬紧牙关做人。
  正德元年(1506年)中秋节的这一幕,在王阳明的一生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节点,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这之后的王阳明被流放到贵州龙场,这期间他矢志不移,探究学问真谛,终于在龙场黑漆漆的夜空下发出了“纵皆阴影,吾心光明”的呐喊,开创了震古烁今的阳明心学,立下了赫赫伟业。
  后人在说起这段前因后果时,也会捎带说起王父的教子有方,用心良苦。其实在那个特殊的中秋节,真正打开王阳明的心扉,为他注入无尽光明的,是一个平凡人都知道的真理——家,是永远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