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
文/陈杞芳

  我对剑圣仰慕不已。“如果能亲眼见到剑圣就好了!”我连做梦的时候都这么想。听说西城的阿丁见过剑圣,这可是个打听剑圣的绝佳机会,我当然要向他问个明白了。
  我与阿丁素无交情,于是我约他在茶馆相会。等了老半天,终于看到阿丁缓缓走来。他衣袂飘飘,腰中挂着一把剑,十分潇洒。待他坐好后,我小心地问:“您见过剑圣?”
  “见过哦!”阿丁一边说,一边清嗓子。我连忙喊来店家,让他沏一壶上等的大红袍。
  阿丁品尝着琥珀色的茶汤,一脸陶醉。我眼巴巴地望着他,心里头早已等得不耐烦了。
  “我第一次见到剑圣,是在一片茂密的竹林里。那一天,我起得很早,打算去竹林里砍几根翠竹回来制箫。结果,你猜我看到什么了?两个人,单脚立在竹尖上,那轻功可真不一般。剑圣拿着一把青光璀璨的宝剑,另一个人拿着刀。我一抬头,只见眼前一片刀光剑影。我顾不得危险,边躲边看。突然,我觉得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我的衣服竟然破成了一段段布条!这还得了,我又躲在一块大青石下继续观战。谁知他们打着打着,我身边的大青石也碎成了好几块,我吓得胆都要裂了。幸好,就在这时,剑圣打败了那个拿刀的。”
  “你怎么不让剑圣给你签个名再走呢?”
  “我说了呀,剑圣说:‘我和你有缘,下回再帮你签。’没过多久,我果然又见到了剑圣。”说到这儿,阿丁突然停住不说了。
  “出门太急,早饭还没吃呢,先来碗馄饨填填肚子。”阿丁揉着肚腩说。
  窗外正巧有一个老汉推着一辆独轮车卖馄饨。我朝他挥手,叫道:“老师傅,来碗馄饨。”老汉推着车晃晃悠悠地来到窗前,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就煮好了一碗馄饨。阿丁吃完一碗,又叫了一碗。可能是怕我等得不耐烦,阿丁一边吃,一边给我讲第二次遇到剑圣时的情形。
  “剑圣会御剑飞行,呼一口气,跳到剑上,眨眼的工夫就飞得不见踪影了。”
  “你亲眼见到了吗?”我很好奇,御剑飞行,那不成神仙了嘛!
  “当然是亲眼见到的!那一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我正在大道上奔跑,要赶在下雨之前回家收衣服。突然一个惊雷,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朝天空望去,正好看见一把剑横在我的头顶上方。我想,剑怎么能飞呢?对了,肯定是剑圣在御剑飞行。我赶紧朝空中大喊剑圣,好家伙,剑圣把我一拉,我就和他一起踩着剑飞起来……”
  阿丁讲到这儿,那个卖馄饨的老汉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阿丁恶狠狠地瞪了老汉一眼,说:“有什么好笑的?”
  “老师傅,先结账。”我看阿丁不会再要馄饨了,就把一小块碎银子递给老汉。
  “哎呀,先生,这银两小老儿可找不开呀!”
  “不用找了。”我看他一把年纪也不容易,就当是救济他吧。
  “那可不成,小老儿做生意向来既不多要,也不少收!你没有零钱可等茶馆结算了再付钱给我。”老汉收了碗筷,推着独轮车到街角去了。
  阿丁吃饱后,脸上显出疲态,连打了三个哈欠说:“来点儿小酒,我们边喝边讲。”
  我只好再满足他一回,上酒家买了两瓶酒,又买了些配酒菜来。
  阿丁吃着喝着,总算又开始讲了:“剑圣还屠杀过龙!那一回,我刚好在一条大河边,看到河面上卷起一道水柱直通云霄。突然,空中闪现一道绿光,那道水柱一下子消失了,一条红色的长龙飞腾着冲向那道绿光。我仔细一看,那绿光原来是剑圣脚下骑着的青凤剑呀!嘿,剑圣愣是把龙给打死了!”
  “还有一回,剑圣和天上的神仙打了一架……”阿丁越说越玄乎,睁大一双醉眼瞅着我,然后头猛地砸在桌上,醉死过去了。
  “唉,他根本没见过剑圣。”我叹了口气,就走向街角卖馄饨的老汉,准备找他结账。
  突然,传来一声凌厉的马嘶,一匹高头骏马如洪水般猛冲了出来。骑在马上的是县太爷的小舅子,这人嚣张跋扈,县里已有好几个人惨死在他的马蹄之下。此刻,街心处正好有两个小男孩在打陀螺,那马眼看就要撞上两个孩子。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快步迎上前去,一手抓紧一个孩子,就要往街边的墙面上贴去。可是我的动作太慢了,我眼前一黑,一对巨大的马蹄迎头踏下。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吓得闭上了眼。谁知,那匹马并没有踏扁我们,而是从我们头上跃了过去。
  我暗自庆幸,隐隐觉得手臂上有一股温热,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馄饨粘在上面。这时背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那匹马摔倒在地,县太爷的小舅子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原来,他的一条腿被马背压断了。“这回该有半年不能出来害人了吧?”我心想。
  我灵光一闪,仔细搜寻,在马的背上又找到了一个温热的馄饨。我的心跳突然快了起来,跑到老汉跟前,拱手弯腰,恭恭敬敬地说:“大侠,小子有眼不识泰山,请您见谅!”
  老汉若无其事地说:“你馄饨钱还没给。”我连忙从口袋里取出钱,递给他。
  “大侠,小子唐突,想向您打听一个人。”我摊开手心,把两只馄饨递到他面前。
  这回,他不再装傻了,狡黠地一笑,也不说话。
  “我想向您打听打听剑圣,希望能亲眼见到他,向他学习剑法。”
  “学他的剑法,和他一样飞天屠龙,与神仙打架?”老汉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才不是呢!我学会他的剑法后,就能像他一样行侠仗义!”
  “我看得出来,你有当大侠的潜质。其实剑圣也只是个普通人,就是功夫比你好些而已……”老汉语调一沉,“小伙子,你要记住,真正的剑圣何须拿剑,心念动处,万物皆可为剑!”
  我正在琢磨老汉话里的意思,他取出一个布袋递给我:“这袋东西送给你,别再浪费时间找剑圣了,把心思花在练功上吧!或许,你就是下一个剑圣!”说完,老汉继续前行。
  我正要追赶,身体却动弹不了;我要喊叫,喉咙竟发不出声,我被点穴了!一个时辰后,穴道自行解开。我打开袋子,惊呆了:一柄剑,剑身刻着“青凤”;一本书,是《天拙十三剑》。“他竟然就是我苦苦寻觅的剑圣!”我激动得双手发抖。
  “练功,练功,成为下一个剑圣!”我不再去打听剑圣,更不去寻他,而是努力练习《天拙十三剑》。每当我因剑法有所成而自满时,耳畔就会响起那句话:“真正的剑圣何须拿剑?心念动处,万物皆可为剑!”
  说来也怪,现在的我一点也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剑圣,因为我脑子里装的都是济世救人的事情,早就将虚名抛之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