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镇修伞匠
文/张 懿

  “需要帮忙吗?” 好听的中年女声问道,一把伞移到了我头顶上。
  我坐了很久的车,抵达雨镇时,我是唯一下车的旅客。来之前我就知道这里的交通极其不便,只是没想到完全没有公交车。雨没心没肝地下,我拖着行李箱磕磕绊绊地走着,伞又被大风吹折,湿成了一只水獭。阿姨的出现,让我这条茫然无措的夜航船,找到了灯塔。
  “阿姨,我想去天街旅馆,但是迷路了。”
  “哦,不远,我带你去吧。伞坏了?”
  “对啊,这儿的风太大,伞根本招架不住。”
  “到这儿才坏的?哟,那可真是幸运!”
  幸运?看着我狐疑的眼神,阿姨说道:“在雨镇,要是没有坏过伞,就真是白来了!雨镇最有名的就是伞啦!”这倒不难想象,雨镇嘛。
  “那么……这里有什么好伞可以推荐一下吗?够结实就行,明儿我去买一把。”
  “我们这儿不兴买伞,大家都盼着自己的伞坏,坏了才能拿去修呀。那个修伞匠呀……”阿姨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我糊涂了。
  旅馆果然很近,说话间就到了。“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去修伞。”阿姨热情地建议。
  我答应了。我想看看雨镇的路况,毕竟旅行箱里的设计图纸,此刻还是一片空白。到底该为雨镇画下什么样的交通蓝图,将是我这次旅行最需思考的一件事。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阿姨出发了。雨镇的街道并不宽敞,镇中心铺着卵石路,细脚蜘蛛似的向四面延伸出很多狭长的巷道,路况有好有坏,不容乐观。远远的,我看见“修伞”两个大字,几个孩子从店里走了出来。
  天空飘起了细雨。“下雨了!”孩子们像蘑菇似的,一下子撑开了刚修好的伞。伞面已经补过好几次,补丁巧妙地镶成了各种装饰图案。一把把伞转动着,伞面也跟着旋转起来。
  “我的来了!”一个孩子叫了起来,大家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她:随着雨水的浸润,伞面渐渐全湿了,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森林舒枝展叶,慢慢从伞下浮现,几根梯子似的藤蔓倒挂下来。孩子伸手碰了碰,那藤蔓梯子就变得又粗又壮,向上下延伸,雨伞被撑到了高处。
  “真的可以荡秋千!”那个孩子坐到藤蔓梯上,荡了起来。她的同伴也跟着爬上了藤蔓梯:“哇,梯子秋千伞,亏你想得出来!”
  “我也没想到有这么棒,我只是跟修伞爷爷说想要可以荡秋千的伞而已。”
  “咚锵锵、咚锵锵、咚咚锵……”清脆有力的鼓声从另一个方向响了起来。“我的也来了!”另一个孩子举起伞,迎着雨蹦跳起来。
  “雨伞鼓也没什么了不起呀,我的才酷呢!”又一个孩子举起伞晃了晃,一只霸王龙从伞下探出头来,孩子们吓得连连后退。
  雨越下越大,余下孩子的伞上也出现了各种奇景:发光、报时、指路、变换四季……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雨镇的人都愿意修伞了,这样神奇的伞,谁不想拥有呢?
  “姑娘,你也是来修伞的吧?”我吓了一跳,只见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爷爷在对我笑。
  “我、我……”我一时语塞,发现陪我来的阿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姑娘新来雨镇的吧,是长住呢还是路过?”
  “我刚从学校毕业,被分派到这儿来设计雨镇的公交系统。”
  老爷爷的脸色突然一沉,拂袖往店里走去,甩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你要是打算来破坏雨镇,这伞也就别修了,请回吧!”
  我跟着往店里去:“爷爷,您误解我了,我只是想让雨镇的居民生活得更方便一点。”
  “在你之前的那几个设计师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结果他们拿出来的方案,全是让我们不方便的,一个个都要把雨镇搞得面目全非!”
  我一时无语,一种巨大的挫败感像阴影一样从脚底爬上来。我觉得再也承受不住,便告辞离开。没走几步,修伞爷爷又把我叫住了:“你的伞要怎么修?”
  我想起刚刚在店门口见到的孩子,便问:“想怎么修,就能怎么修吗?”
  “那得看你想修成什么样,有的能办到,有的不能。暂时想不出来也没关系,你先在店里等一下。”老爷爷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
  我这才注意到,虽然门面不大,店铺却布置得相当琳琅满目。那些修好的伞,都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如果每一把待修的伞都是一个愿望的话,我应该许什么样的愿呢?
  “关于交通系统的设计,你有什么好主意了吗?”修伞爷爷问道。
  “老实说,还没有。”我诚实地表明了自己的沮丧。要想在雨镇跑公交车,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街道太狭窄了,路况也不够好,而且,我并不想破坏雨镇宁静的生活环境。
  一把伞递了过来:“那就去好好走走吧,设计师可不能不知道雨镇长什么模样。在你的伞修好之前,可以先用着这个。姑娘,祝你好运!”
  我在雨镇逛了一个星期。这天,一阵大风吹过,我不禁握紧雨伞,突然感觉两脚踏空。低头一看,我已经离开了地面,而手里的雨伞,还在带着我缓缓上升。一个大胆的念头从我的脑海里闪过,我兴奋得微微颤抖,没错,雨镇需要的,是一种大胆的尝试!
  风停之后,伞又带着我慢慢降落。我第一时间跑回了修伞店。“修伞爷爷!”我大喊着跑进店铺,“请您帮我在伞顶装一个挂钩,要最结实的!还有,我希望风起的时候,我的伞能像你借我的这把一样飞起来!还有……”
    我滔滔不绝地谈了起来。要实现我的构想,必须得到修伞爷爷的支持。我从来没有这样健谈过,但如果这是最好的方案,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愿意费尽一切口舌去争取。
  修伞爷爷静静聆听,我看得出,他锐利明亮的眼光里,多了一份赞赏和慈爱。
  “您觉得怎么样?”我迫不及待地问。
  修伞爷爷拍拍我的肩:“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棒的设计,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夜以继日地绘图。可是图纸寄到省里后,不出所料地引起了不小的争议,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也没有人同意。
  我再一次来到修伞店。很久很久,我都讲不出一句话。
  “来,喝杯茶。”修伞爷爷看出了我的心思,和我一起坐了下来。他拉开工作台下的一个大抽屉,在里面翻腾。等他再次抬起头时,嘴边现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我接过的那张名片上,赫然写着:施贤,梦之缆车公司总经理。
  和施经理的见面异常顺利。说起修伞爷爷,他竟然流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原来,施经理小的时候,也常常跑去找修伞爷爷修伞呢。
  我铺开了设计图纸,他沉默了。我原以为自己会再一次被拒绝,没想到,他响雷般地说:“这么好的主意,他们不修,我修!”
  半年之后,新的交通系统终于落成了:蛛网般的彩色环保磁力电缆高悬在雨镇上空,覆盖了整个镇子。修伞爷爷为每一位居民的伞顶安装了挂钩,伞柄装上了自动导航系统,伞把装了可折叠收缩的轻便座椅。雨镇居民出门时,只需将雨伞一举,就可以乘着独有的“缆车式雨伞巴士”出行了,无论去哪里都非常方便。
  系统试运行的那一天,雨镇空前的热闹。人们在空中电缆上滑来滑去,每把伞下都有一片奇景。当我乘着伞飞行时,我的雨伞能发出银色的火花,那是修伞爷爷送我的特别礼物。
  也许,修伞爷爷修的不是伞,而是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