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懒惰大奖
 
文/波多野直子

 
  外面正下着雨,车厢内散发着闷热的气味,让人喘不过气来。在这样的日子里,翔子总会无端变得烦躁。
  唉,真难受!每天上学需要换乘两趟公交车、两趟地铁……花在路上的时间单程就要两个半小时,这么辛苦的大学学生,除了我之外,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翔子怎么也无法从心里排除这样的怨气。自己一大早起床去学校,然后回家,每天光做一件事就让她累得筋疲力竭,其他什么事都不想做了。这样的生活太缺乏情趣了!翔子边想边抱怨着,地铁突然“咯噔”一下停住了,所有的照明全都熄灭,四周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片刻过后,四周马上又“啪”的明亮起来。但翔子周围摩肩接踵、前呼后拥的乘客们全都不见了踪影,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既不像男孩也不像女孩的小孩。
  “你是谁?”翔子不由得问。
  “我是天使尤比。”小孩彬彬有礼地回答道。难怪,仔细一瞧,那孩子的后背长着一对白色的小翅膀,头顶上悬浮着一轮金色的光环。
     “你是天使?我不会是在做梦吧?”翔子这么说着,搔了搔头,还是不敢相信。
     “不是在做梦。你已经获得了宇宙懒惰大奖地球部门设置的最优秀奖。首先我要恭喜你。”尤比微笑着说。
  “宇宙懒惰大奖?”
  “是的。这是授予宇宙中最懒惰者的最高荣誉,是一个传统奖项。”
  “竟有这样的奖项?我从没听说过啊!”
  “这个奖项只通知获奖者本人,所以你当然不可能知道。不过,因为你是获奖者,所以你要作为地球代表出席一个月后召开的‘全宇宙懒惰大奖选拔大会’。”尤比拿出文件,最上面的一页写着“出席资格证明”。
  “这次大会汇集了从全宇宙所有高等生命体中选拔出来的最优秀的懒惰者。在浩瀚的宇宙中,那种盛况绝对是你从未见过的!如果你在这次大会上获得第一名,你就可以得到一根粗神经的奖品,这根粗神经可以让你终生玩乐,不受良心的谴责,永远快乐地懒惰下去直到生命结束。”
  “等等!”翔子打断了尤比的话,“为什么要把懒惰大奖的最优秀奖授予我?虽然我知道自己每天过得很不充实,但我并不是最懒惰的人!我每天都挤车去上课啊,学校里还有一直逃课、中途退学的人,为什么不授予他们呢?”
  “是这么回事,”尤比说道,“懒惰的程度与生命体天生具备的才能和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只有那些具备出色的才能和发挥才能的生活环境,却偷懒而无所事事的人,才有资格获得懒惰大奖。”
  “你的意思是说,我具有什么了不起的才能?”翔子惊讶地问。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平庸的孩子,不相信自己会拥有什么出众的才能。
  “正是如此。”尤比毫无置疑地说道,“例如,你在8岁的时候就曾写诗发表,如果坚持下去,你就会轰动一时,成为最年少的天才诗人,现在的你有可能已经是大诗人了;你11岁时如果参加钢琴比赛,就有可能获得第一名,作为获奖学生被招收到一流的音乐学校,现在的你将作为首屈一指的钢琴家进入世界舞台;18岁时如果你不放弃自己的第一志愿去考那所名校的话,你可以考入,还可以去国外一流大学留学,回国后你应该是一位优秀的女外交官,体现你的价值……你的身上还具有各种各样的才能。可是你没有将那些才能培育起来,让它们尽情发挥,你甚至都没有丝毫的觉悟,一直过着平凡而又浑浑噩噩的生活。”
  翔子半信半疑地听着尤比的话,胸膛里冲涌着一股热流。的确,回想起来,以前她从来没有做过努力,顺其自然听天由命,知难而退无所用心,她也为此而感到后悔。
  “现在,我将担任你的专职接待员。在大会召开前的一个月里,你还要接受各种训练,按照我的指示生活。”尤比沉稳地说道,他的口气容不得翔子拒绝或插嘴。
  “我明白了。”翔子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如此干脆,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应该训练什么?”
     “为了证明你以前是怎么浪费时间的,在这一个月里,你每天要按最忙碌的状态生活,我这里有一份日程安排表。”尤比说着,从文件包中抽出一份文件。
  “就是说要和懒惰的状态作比较吧。”翔子从尤比手里接过日程安排表,一边看一边问。
  从这天起,翔子开始按照尤比的日程安排生活。那些安排如果用心全都很容易做到,比如早晨提早一个小时起床慢跑,晚上放学回家后试着写两三行诗等。虽然日子很忙碌,但翔子渐渐开始觉得每天都过得很有乐趣,生活有些意义了。
  在这期间,朋友们都说她变得很有活力,就连她暗恋的男生也突然向她提出交往请求。从那以后,翔子还试着接受了两种外语的测试考试,并将她创作的诗文投稿给某杂志。这些事都是她以前曾经想要尝试,但因为麻烦而搁置下来的。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天,尤比问她:“还有3天,约定的一个月时间就要过去了。翔子小姐,这一个月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啊?”
  翔子脸上绽放着微笑:“过得真好,每天都很充实。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做那么多事情。”
  “是吗?这下可好了。我的任务结束了,我要和你分手了。翔子小姐,希望你今后还按照这个状态生活下去。”
  尤比的话令翔子大出意外,她吃惊地问:“请等一等!你说的懒惰大奖呢?”
  “你的出席资格已经被取消了。如果是真正的懒惰者,无论给他安排什么样的日程,他应该还是懒惰的吧。”尤比说完便消失了。
  翔子愣愣地呆立着,不久,她粲然地笑着说:“谢谢你,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