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丹

文/芥 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对于剑客来说,极致的速度是毕生的追求。通往翠竹山山顶的青石阶上竹影摇曳,一间茅草搭建的屋舍出现在不远处。屋前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护卫,少年连忙跑过去行礼:“在下花百川,特来向药王求药。”
  “药王的丹药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护卫的话中有话。
  “一颗药丸值千金,这我知道。”花百川挥一挥手,两个随从连忙打开箱子,顿时金光四射,满满一箱子的金元宝。
  护卫脸上有了笑意,轻轻推开了门:“药王,花家公子求见。”
  “你想要什么药呢?”药王的声音浑厚,听得出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我想求几颗可以帮助我赢得比赛的丹药,我的对手叫江久灵。”花百川皱了皱眉头。
  五年前,花百川有一位和他年纪相仿的小伙伴,两人经常在一起练剑,交流心得,这个人就是江久灵。花家生意遍布天下,家中的武林秘笈数不胜数,随便拿出一本就可以名震江湖。大公子花百川自然没有必要行走江湖,但是江久灵却不这样想,他认为作为一名剑客,就应该仗剑走天涯,结识天下武林豪杰。
  道不同,不相为谋。花百川在江久灵走的那一天说道:“我这里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你出去闯荡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江久灵的白袍被风吹起,淡淡一笑:“那我们打赌吧,五年后,看谁的剑术更胜一筹。”
  五年之约期限将至,花百川终于慌了神:家传的“万花剑法”他才练到第七层,轻功身法也并非一流,如果输掉比赛,不仅说明他的选择错误,别人还会认为花家的孩子技不如人,在江湖上丢了家族的脸面。于是,当花百川听说药王云游至翠竹山时,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是疾风丹,可以增强你的内力,大幅度提升你的速度。不过一个时辰内只能吃一颗,多吃可是有副作用的。”药王扔出一个玉瓶,花百川连忙伸手接住,这可是价值千金的宝贝。拔开瓶塞,一股药香扑面而来。“多谢药王,晚辈告辞了。”花百川开心地双手抱拳,退了出去。
  对决之日终于到来,还是当年两人分手的地点。风景依旧,可如约而至的两位少年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青涩。
  江久灵身上的白衣仍然很干净,看到老友,他笑出声来:“百川,你成熟了很多。”
  花百川也笑笑:“你也一样,不知道五年的漂泊让你学到了什么?”
  “学的东西可真不少呢,有机会我慢慢讲给你听!”江久灵的手握住背在身后的剑柄,“拔剑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不知道你的万花剑法练到顶峰没有。”
  花百川咽下早早藏在舌根下的疾风丹,顿时感受到一股精纯之力蔓延开来,磅礴的能量在身体里蓄势待发。他右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剑光如同银蛇出洞一般闪了出去。
  江久灵身形往后一闪,满脸惊讶:“好快的速度,看来我也要用全力了。”电光火石之间,江久灵拔剑而起,迎向面前挥来的一剑。双剑相击,汹涌的剑气迸向四周,青草和树枝都被吹得摆动起来。
  花百川皱了皱眉头,他服了疾风丹才和江久灵打平,看来江久灵的剑术一定在他之上。
  “让你看看我的八荒剑法。”江久灵收回自己的招架之势,手腕一转,竟然瞬间反守为攻,手中的剑就像一条出水的蛟龙,闪电般刺向花百川。
  “叮”的一声,两把剑的剑尖撞在一起,花百川却顶不住这浑厚的剑气。疾风丹只能提高他的速度,可他目前的速度只能和江久灵打成平手,对方的功力远在他之上。
  花百川不想输掉这场比赛,他咬咬牙,一个鹞子翻身,又吞下一枚藏在袖中的疾风丹。几乎是身随心动,江久灵还没有看清,花百川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江久灵身后。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将自己的后背朝向敌人,无疑是意味着死亡。
  “我认输,没想到你前面竟然是让着我!”江久灵收起自己的宝剑,无奈地笑笑,“看来我真的错了,你如今的实力比我强劲多了。”
  “哈哈哈!”花百川开心地大笑起来,“当年你就应该留下来陪我,这里可比风餐露宿的江湖生活好太多了。”
  “但是我不后悔,江湖上好玩的事情太多了,不亲自去看看真的太可惜。”江久灵向花百川伸出手,想拉住他拥抱一下。
  花百川也伸出手来,可是他的动作却突然变得异常缓慢,像是一只慢吞吞的乌龟。
  “这……是……怎……么……回……事?”字一个一个从花百川的嘴里蹦出来,他的脸上也慢慢浮现出惊恐的神情。
  江久灵把住好友的手腕,发现花百川的脉搏也跳得很慢,比常人整整慢了一倍。
  “你……”江久灵迟疑了片刻,“你该不会是吃了药王的疾风丹吧?”
  听到自己的计谋被轻易识破,花百川的脸开始变得绯红:“快……救……救……我。”
  “救倒是不用,你肯定没遵从药王的叮嘱,一个时辰内吃了两枚丹药吧?”江久灵似笑非笑地拍拍好友的肩膀,“物极必反你应该知道的,这只是疾风丹的副作用。”
  花百川的手还在往上慢慢抬着,样子十分滑稽,但是他红扑扑的脸上却显露出痛苦之色。
  “别担心,副作用一个时辰就过去了,我陪你等吧!”江久灵席地而坐,看着花百川笑起来,“刚好我可以给你讲一讲江湖里好玩的事情,有一次……”
  江久灵绘声绘色地讲述起自己在江湖中的见闻,不时还会笑出声来。花百川慢慢闭上了眼睛,认真倾听着。夕阳西斜,染红了碧水青山,染红了依依杨柳,也将两位少年的身影消融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