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尹房聪  图/赖永彦

1
  “还望大人放过吾师!”
  行刑台下,三千学生异口同声地请求。这声音震耳欲聋,却未能打动台上的行刑官——钟会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嵇叔夜负才惑群乱众,其罪不可赦!”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四周的人群。天空和人们虽然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但人们所做的事情还是能清晰地被我看见。作为一名时间警察,我的职责是检查时空中有没有悖论发生。就目前来看,这里还很安全。
  太学生们见劝谏无望,便退了下去。毫无疑问,嵇康即将被斩首。但他依然神色不变,说道:“嵇喜,帮我取那琴罢!”
  台下一个人颤颤巍巍地捧着古琴走上台——那是嵇喜,长得和我有些相仿。我再一次环顾四周,依然没有异状——我是不是该离开这里,换个地点检查?
  神情泰然的嵇康正准备接过古琴,突然,一个人冲上台前——那人竟然和我长得非常相似——挤开嵇喜,捧着自己的古琴给了嵇康。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一定是嵇康的狂热弟子,虽然他没有进入正史的记载——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我把视线转移到那个人身上——一股绿色的火焰在他身上燃烧着!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打算触犯悖论的时间旅行者。
  我必须去阻止他。我挤进人群,冲上台,拿着一把闪烁着冷光的锋利匕首向那人逼过去。这把匕首是时间警察的专用物品,插进时间旅行者的胸膛便可以把他带回现实。
  除了那人,所有人都对此始料未及,对我投来诧异的眼光。我不管他们,抓起匕首打算插进那人的胸膛。谁知正在这时,那个人突然不见了——他逃跑了!
  我当时间警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样被羞辱——让罪犯在眼皮底下逃跑!抓不到他,我誓不为人!

2
  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一片碧绿的颜色呈现在我眼前。微风吹来,竹叶摇摇摆摆,像一片绿色的波浪。在竹林之中,有一幢古色古香的小竹亭沐浴着月光,悬挂着的“竹里馆”牌子格外醒目。我漫步在竹林中,但却没有时间欣赏美景。
  “唐朝,蓝田辋川。”手表上出现了这样的字样。我依旧握着那支闪着寒光的匕首,寻找着那个人的踪影——他应该不会跑远的,跟踪系统显示,他就在这附近。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首古琴曲。那乐曲中有一种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激扬清越,戈矛纵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广陵散》。弹奏它的绝对是那个时间旅行者,他逃不了了。
  我抓起匕首,划破竹子冲了上去。在如此幽静的夜里,我看见一个身着黑衣的神秘男子正在月光下弹奏着古琴。那琴声十分凄厉,诉说着聂政的悲剧,却动人心弦。然而,我必须提高警惕,绝对不能为琴声所惑。
  “你逃不掉了。”我压低声音威胁道,“乖乖束手就擒吧,你不知道你的行为差点儿毁掉历史了吗?”
  那人突然停止了演奏,把琴放在地上,望着我神秘一笑,“毁掉历史的应该是你——哦,不,是你们。”
  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我可是时间警察!你这个满口胡话还违反规则的旅行者!”我骂道,抓起匕首冲上前。这次,我绝不能让他跑掉。
  没想到那人临危不惧,照常弹奏起了乐曲。令我吃惊的是,从古琴发出的那一个个美妙的音符变成了一粒粒子弹向我飞过来——是的,我没有看错,那是货真价实的钢铁珠子!整首乐曲变得狰狞,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那可怕的东西向我疾驰而来,我躲闪不及,被一颗子弹打中了手臂。
  一阵钻心的痛袭上身来,我的手臂已经鲜血淋漓。我无力地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看着一颗颗子弹从我的头上呼啸而过,心想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突然,那个黑衣人放下古琴,向我走来,狞笑着望着我——那种可怕的表情一直在我的脑海中,难以抚平——说道:“这是一把‘弦’琴,通过正确的弹奏能够制造出基本粒子,甚至是物体。对于你们这些‘悖论者’来说,这很高级——因为你们还没有拥有控制弦的能力。变革之时即将到来,你迟早会再一次见到我的。”

3
  “欢迎来到时间旅行管理局。”悦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我就知道,这一次噩梦般的执法已经结束了。那个人到底是谁?他是如何做到通过掌控弦来无中生有的?他的话都是什么意思?一堆问题困扰着我。
  手臂如同火烧一般灼痛起来,我强忍着痛在管理局里走着。令我惊奇的是,这里竟然空无一人!时间警察们也不知都到哪去了。我大声喊道:“有人吗?”
  无人应答,只有我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人呢?他们都到哪里去了?难道外面出事了?我来到屏幕前,观看新闻。播音员冷冷的声音出现了,“今天上午10点,著名作家科尔斯·森万死于纽约市街头,死因不详。警方认为,森万很有可能是自杀而死的——因为最近,森万在电视屏幕上屡屡出现,认为设定‘时间警察’是疯狂的,这样很有可能导致历史的错乱。他宣称,时间警察的出现会带来危机。所以近期森万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警方认为他很有可能是因为压力太大而自杀的……”
  这跟时间警察们的全军覆没有关系吗?我摇了摇头,来到一台量子计算机前面——这是总部与所有时间警察联系的主机——调取了时间警察们的执法日志,结果看到了如下内容:
  “除003外,所有的时间警察都与主机断开了联系……正在试图进行第四千次连接……”
  所有人都失踪了!我差点儿惊呼出来。作为时间警察,他们可以任意穿梭于时空之间,怎么会失踪呢?而且,便携机器也不可能与总部断开联系。难道,时间警察们都进入了联络器无法侦测的奇异时空?
  不可能!作为时间警察,他们和我一样,能够熟练地在时空之中穿梭。他们不可能如此冒失,闯入奇异时空之中!难道……
  一定是他干的!我气急败坏地开启了时间机器。那个神秘人说的“他们”,指的就是时间警察们!其他的时间警察一定都被他给杀掉了!果真如我所想,那个人十分奇特——他并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旅行者,而且是一个杀人狂!这些时间警察都被他杀死了,而我就是他的下一个猎物。
  但我确信,我不会落入他的圈套之中。

4
  “嵇叔夜负才惑群乱众,其罪不可赦!”
  他又来到了这里。我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拼命使自己不咆哮出来。那个人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竟然又一次来到这里!难道他认为我逮不到他吗?
  我抱着一把古琴,心想着自己完美的计划:等到那人一上去,我就冲上去挤开他,用我的琴换掉他的琴。这样,人们只会认为我是嵇康的弟子,不会像上次那样震惊。等到悖论消除后,再解决掉那个人就没事了!这个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我在心中暗笑着。
  只见台上的嵇康缓缓说道:“嵇喜,帮我取那琴!”听了这话,我蠢蠢欲动——那个人马上就要出现了。
  果不其然,一个长得很像我的人颤颤巍巍地捧着古琴,走上台。你以为这种小伎俩就能瞒天过海?你以为冒充嵇喜就能骗过我吗?我讥讽地想道。我抱着古琴冲了上去,挤开嵇喜——哦不,是神秘人——捧着自己的古琴给了嵇康。那个人倒在地上,狼狈不堪,惊异地望着我。嵇康对这起突发事件没有在意,仍镇定自如地弹着古琴。
  “很好。”我深吸一口气,暗自窃喜道。接下来该处理那个人了。
  令我始料未及的是,突然,从台下冲上来一个人。那人拿着一把闪烁着冷光的锋利匕首,长得几乎和我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一副墨镜——我没有看错,那是时间警察的悖论侦测眼镜!
  怎么会这样?我几乎惊呆了。这完全不是计划的一部分,难道是时间节点出了故障?最可怕的是,那是一个时间警察!难道……
  我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一切。然而,那人并没有停止的迹象。他的匕首依旧对着我闪着寒光。
  我必须得走,不然就活不了了!时间警察虽然拥有特权,但并不意味着就拥有免死令牌。在悠扬的乐曲声中,我调试着手表,试图使自己回到总部,摆脱危险。
  然而,手表上却显示着这样的字样:“错误代码,474。您所查找的时间节点不存在或无法连接——目前系统可调整的时间节点只有唐朝蓝田辋川,无法进行修改。系统将自动为您将时间节点调整至默认,两秒后执行。”
  这该死的手表!我几乎要咆哮。我的手表一定被别人动了手脚——我陷入了一场可耻的阴谋,一个永远走不出去的莫比乌斯环!

5
  在皎洁的月光之下,一片碧绿的颜色呈现在我眼前。微风吹来,竹叶摇摇摆摆,像一片绿色的波浪。我漫步在竹林中,但却没有时间欣赏美景。
  这是一场可耻的阴谋!没有神秘人,没有试图违反悖论的人,也没有嵇喜。在这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之中,所有的角色都与我的相貌神似——那是因为,他们都由我一人饰演!
  黑幕之下的策划者试图用这种方式置我于死地!我不管选择逃避,还是选择赴死,总有一个“我”会为之死亡。我进退两难,不管怎么做都是一死!
  整个事件的策划者是上回在这儿见到的那个弹琴的想要杀我的人!尽管弹琴那个人是我,但说话的那个人不是我——这个人正是想要害死时间警察的人。
  可他为什么要杀我?作案动机又是什么?而且,他为什么能够侵入时间旅行管理局的主机,篡改我的手表参数?他不可能拥有这么高的权力。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杀你?”突然,一个人笑着从竹林里走出来,说道。
  凶手必定是这个人。“你是谁?”我愤怒地问道。
  “我果然说对了。”那人笑了笑,“在下名曰无垢,和你一样,却又和你不太一样——我是一位真正的时间警察。”
  “满口胡言!”我十分愤怒,“荒唐!我才是时间警察……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们试图造成悖论。”无垢淡淡地一笑,神秘地望着我。
  “我是消除悖论的时间警察,怎么会制造出来悖论呢?真是可笑!”我嘲讽道,“你到底是谁?”
  “自从地球步入时间旅行时代,你们时间警察就诞生了——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除悖论,以免影响历史。”无垢扬了扬眉毛,“殊不知,时间警察的出现,反而让更多的悖论出现。”
  这一句句话犹如一把把刀,深深扎进了我的心中。我本来还想问几个问题,可身体却不听使唤,不由自主地瘫软下去,说不出话来。
  语言能够戕害人。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一句话——无垢果然不普通。

6
  “这条漫漫的时间长河,看似无序,实际上由一个种族管理着。我就是这个种族的人,是真正的时间警察。在人类还没有发明出时间机器之前,我们就诞生了,并且一直提防着悖论的出现。但你们人类却一直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以为时间只是一个无序的东西,随意改变一下就可以让历史颠覆。所以你们创立了时间警察。但实际上,时间警察不仅没能维护时间秩序,反而造成了悖论。”无垢说道,“打个比方,一个国家是由总统管理的,这个总统十分隐蔽、低调,人们不知道他的存在。于是人们就自己选出了一个人,来管理这个国家。假如把国家换成时间,总统换成我们,民选管理者换成你们时间警察,一山不容二虎,你觉得这难道不是悖论吗?这难道没有干扰时间的正常运行吗?”
  我缄默不语。
  “有些事情,不需要刻意去设置,不需要刻意去注意,只要顺其自然就好。大自然是何等神奇,造出了地球,造出了人类,对于危机,难道没有自己的解决方法吗?”无垢望着我,“时间会证明一切,时间也会解决一切。你的同胞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失踪的,你自己也将进入一个可怕的奇异时空之中,进退两难。‘人定胜天’是不可能的,你们没有必要代替自然,否则,就是这样的下场。”
  无垢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竹林之中,只剩下我倒在地上。皎洁的月亮嵌在天空中,我和竹里馆沐浴在月光之下。然而,那又有什么用呢?我几乎要昏过去了。
  狂妄自大的人们用了几千年时间,试图证明自己的权威,试图证明自己能够战胜自然。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它迟早都会化为泡影。
  我们时间警察最大的职责就是消除危险——悖论。殊不知,最大的敌人却是自己。整个人类也是如此——多少年来,人类依然没有消除自己的自大之心,并还对此视而不见。
  一个拿着匕首的人正在向我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