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底下的小怪兽
 
文/林朵

1
  昨天晚上,我发现自己的床底下藏着一只小怪兽。
  当时是凌晨两点半,我正躺在床上跟失眠进行拉锯战,突然感觉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脚上摩擦了一下。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毯子,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因为公寓的空调坏了,盛夏酷热让我早就把毯子踢到了床下。而且那毛茸茸的触感并没有马上消失,相反它还在碰我的脚,挺执着的。于是我翻身坐起,迅速开灯,一把扣住那个正在摸我的东西,正好与它四目相对。
  请原谅我的词穷,没法用精准的语句来描述它的外貌,只能使用一个不太靠谱的比喻:很像一只肩膀上长着大熊掌的灰色考拉。
  那家伙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被逮个正着,表情明显有点懵,呆呆盯着我看了会儿才想起挣扎,极力想要把被我扣住的那只“大熊掌”从我手中挣脱开来。
  然而它的力气还不如一只猫大。没多久它就乏力了,然后对着我龇牙咧嘴,竭力想要做出凶恶的样子。见我没反应,它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抗议:“嘿,你怎么都不害怕!”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松开手,关灯睡觉。

2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睡眼惺忪地下床去洗漱,却被地板上的某物绊了脚。我低头,发现昨天半夜那个小家伙还在,它四肢大张躺在公寓地板上睡得正香。
  原来不是因为失眠产生的幻觉啊。
  面包机里传出的香味将那小家伙弄醒了,它倒是不认生,四肢并用跃上厨房吧台,麻利地给烤面包片抹上黄油开吃。
  “你是来干什么的?”我发现它肩膀上那个“大熊掌”比起昨晚上好像小了很多,搭在脖子上像条围巾。
  小家伙光顾着吃,问什么答什么,很快我便弄明白,它是只专门负责夜里躲在床底下吓唬人的小怪兽。只不过通常床上躺的是小孩,而不是像我这种成年人。
  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确实听别的小孩神秘地提起过,晚上独自睡觉时不敢将脚露在被子外面,怕有什么怪东西来抓。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才知道答案。
  可惜它来得实在太晚,现在长得再奇怪的毛绒玩具对我也没有威慑力了。
  无意间瞄了眼手机,猛然发现时间已经不够我发散思维了,赶紧拿了包往门外冲,甚至来不及跟那个忙着啃苹果的小家伙道个别。
  等我下班回来,它应该已经不见了吧。这是我关上房门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3
  加完班回到公寓又是将近半夜,空调还是坏的,我径直拉开冰箱门,想找瓶冰水喝,却发现冷藏室里蜷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
  我将那团毛茸茸的东西掏出来,果然是昨晚出现的小怪兽。小家伙被我拎在半空甩了甩,醒了,表情还很不满意:“外面好热!”
  “你还没走?”我有点惊讶,把它放下,发现之前存储在冰箱里的水果都没了。
  “没吓到你之前我不能离开。”小怪兽懒懒地回我。
  我好奇问道:“谁派你来的?”
  小怪兽抱紧了“大熊掌”,摇了摇头,看样子是不打算告诉我了。于是我换了个问题:“那你吓我有什么用呢?”
  “因为……”它仰头思考了好一会儿,又傻乎乎地笑了。“我就是要吓你啊。”

4
  之后它算是在我公寓里住下了。
  冰箱里的食物消耗得很快。小怪兽还是很努力地想要完成自己的任务,但无论它怎么折腾都没什么效果。
  “为什么你都不害怕?”它好像挺泄气的,耷拉着头问道。
  于是我跟它聊了聊自己可怜的薪水,高涨的房租和容易暴躁的老板。它吓得脸都青了。
  自从那天被我吓唬之后,那家伙就好像彻底放弃了身为小怪兽的自我修养,安心呆在我公寓里该吃吃,该睡睡。我加班回去后经常会看见一个浑圆的小家伙趴在地上打呼噜。
  按照小怪兽的说法,只有让我真正害怕之后,离开的通道才会打开。不过我想,既然我遇到了常人所不能遇见的小怪兽,那它或许能用魔法帮我实现愿望,比如让我公寓的空调自动修好之类的。
  “魔法?我有的啊。”小怪兽一边信誓旦旦地回答,一边举起了自己肩膀上的那玩意儿。“我可以把它变大。”
  “就只是这样而已?”我放弃了。

5
  不过就当它是位同住的伙伴,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我曾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种下班回家有人等,吃饭说话有人听的感觉了。原来并没有,哪怕对方只是只来历不明的小怪兽呢?
  我们还是可以在停电的晚上,一起汗涔涔地坐在小阳台上,一边争抢整串葡萄里最大的那颗,一边仰望夏季的星空。
  夏夜的风拂过,潮湿的热度里,仿佛藏着几分清凉。一切让我轻松得像个身处故乡的孩子那样。
  “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小怪兽吃掉了最后一颗葡萄,突然望向我说道。
  我笑了,可我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6
  我承认,和小怪兽住在一起的时光挺美好的。但它还是会有离开的一天。在它总是苦着脸,连煎蛋都不吃的那个早晨我就发现了。
  “你想到吓唬我的方法了。”我说。
  它很不情愿地点点头。
  “可是我不想吓唬你了。”它连说话都带上了哭腔。
  “但你的梦想不是当一只最吓人的小怪兽吗?”我伸手摸摸它的头。
  它放下盘子扑了过来,四肢并用抱紧我,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嘿,别难过。”我低声安慰道,“再把你最厉害的魔法变给我看看。”
  它肩膀上的那只“大熊掌”慢慢变大,真的很大,大到可以把我整个盖住,像是一床温柔的被子盖在身上。那感觉不是燥热,是温暖。
  这回我离开公寓之前,有记得道别。

7
  这一天依然加班到很晚。回到公寓,床上、地板上、冰箱里,哪儿都没有了小怪兽。
  从冰箱里取了罐啤酒站在阳台上喝,时间虽然已过半夜,但是面前这座不夜城的灯光依然耀眼。每一盏灯光背后,或许也代表着一个和我相似的人吧。
  快乐总是会让我们变得怯懦,让原本已因习惯而被压制的恐惧重新涌上心头。
  对孤独的恐惧。
  “果然……”我灌了一大口啤酒,对着经过的风笑道:“小怪兽,再见。”
  身后传来“咔咔”的声响,我回头,发现已经坏掉很久的空调突然重新开始运作。
  虽然这一年的夏季,马上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