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大夫的继承人
 
文/小怪

  唐大夫本叫唐名,活了很久,从民国一直到改革开放,死的时候快一百岁,临终前只有一个想法,想把手艺传下去。
  他有三个儿子,三个孙子。儿子这一代活得都不容易,三个孙子倒是好吃好喝地长大了,可谁都不想接爷爷这门手艺。年长的老大,说因为从小认识的都是医生,烦了。老二觉得学医治病救人固然很好,但是鲁迅先生说过“学医救不了中国人”,于是转头学数学去了,说这是基础学科,永远都要研究。唐名也支持,为国出力是对的,自己这辈子最心痛的就是单有个见血如见水的胆子,却手无缚鸡之力。
  不过最起码自己没拖后腿,这也是唐名挺知足的地方。
  那是唐名年轻时候的事了,当年他也算得上意气风发。在京城里,提起他,一半人竖大拇指,另一半人却恨不得一刀捅死他。
  为什么呢?因为他最拿手的,是一眼断生死的手艺。比方说,前街的王五带了个病人过来,说:“唐大夫你给看看,没什么大毛病,脚气,始终治不好,这人生龙活虎壮得和头牛似的,能原地翻跟头。”
  就这么个人,唐名看了一眼,说句“死了,没治”,就真的没给治。要说到这,还不算是奇,顶多是脾气臭。可最神的是,让唐名说句死了的人,全死了,短则七天,多的十几天,没有一个能例外。当然,那些好像只出气不进气的病人,只要唐名说能治,那也死不了。
  唐名因为这一手,被不少人视为见死不救,也被挺多人感恩戴德。而他真正自豪的,是那年日本人进城,要他治个日本军官。他拖了三天,拎着药箱去看了一眼,大大方方地说:“死了,治不了,准备后事吧。”
  日本人急了,全京城的医生都被找了个遍。医生来是来了,可一听唐名说话了,谁也都不敢动。早十年还有人不服,但十年了,从不见唐爷打过眼。
  唐名被关了十来天,那军官还是死了。
  这么个事,唐名和三孙子说过好多遍。唐名这个三孙子,算是稍微对医学有点兴趣的,从小对家里医馆的事情也上心。孩子大了以后,进了一个医科大学学西医。唐名没拦着,他心里明白,这个年代,不是把自己的手艺研究透了就行的。但是唐名想把自己这手艺传给他,一直传下去。
  三孙子出去上学之后,唐名身边就只剩 个老兄弟陪着他,叫李恩,字莫忘,小了唐名20岁。李恩今年60多岁,家里有个姑娘。
  三孙子走了之后,唐名每天都去李恩家,他心烦,想找人说说话。上了几年学的三孙子把老爷子气得够呛,说:“爷爷你那个中医不科学,养生可以,但是治病救人,还得是西医。”这个孙子是自己的心头肉,唐名心里忍了,嘱咐他:“好好学,爷爷出去遛鸟去。”
  三孙子说:“您老别忙,我学校想开一个讲座,想找个老一辈的给讲讲过去的故事,您能不能来?”
  唐名不想去,自己和中医打了一辈子交道,三句离不开这个,你们这些孩子又不信老一辈的那一套,说了不是不对付么?
  可这三孙子又说了:“您来了,我们学校面子上都有光,我也自豪。”
  唐名一听,心里暖了,顺口就答应下来。可三孙子拒绝接受自己的这门手艺,成了一块心病,他就是想不明白:祖宗怎么惹你们了?我这手艺又怎么惹你们了?
  李恩讲:“孩子们小,没见过您威风的时候,不懂也是正常。”
  唐名觉得不是这么个事,不知道自己没关系,唐名不是个人物,只是个土郎中,历史不用记住一个郎中,但历史不该忘了一门手艺啊!
  去学校的那天唐名还收拾了一下自己,中山装穿得笔挺,去学校一看大家穿的都是西装。校领导带着唐名转了转学校里的研究室,参观了一些西医器具,唐名心里的结打开了。西医确实不错,学医的人也不错,自己也不用逼着三孙子学自己的手艺了。
  下午的讲座也非常成功,唐名没有了心病,讲座就跟说书一样,茶水都不用喝,从南讲到北,偌大个礼堂鸦雀无声,就一个老头在那慢条斯理地扯。
  这么一讲,唐名舒服了,校方舒服了,三孙子也舒服了。
  事情坏就坏在最后的提问环节。开始两三个提问还正常,第四个就忽然来了个挑事的。
  “唐医生,您是老中医了,您觉得是中医好还是西医好?”
  这事情唐名之前也在想:这两个哪个好?凭啥三孙子就是要学西医不学中医?就老祖宗这门手艺,放哪唐名都不觉得比别人差。单说一眼断生死的本事,从扁鹊那时候传下来,历经多少年了?西医才几年?
  这要放在之前,唐名可以慷慨激昂地骂一通,但是今天,老爷子想通了——中西之间没有高低,各施其法而已。
  那学生不依不饶:“我觉得你们中医不好!”他说着激动起来,胸前一起一伏,喘得不行,“我五年前见过你,我妈妈重病昏迷,你却说我妈妈已经死了,不给治。我爸跪地上求你了你都不给治!等我们送妈到医院,医生抢救了一晚上,但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我妈妈……我妈妈她……”
  唐名念叨一句:“死了,没得治,不打眼。”
  学生眼泪流下来,一滴一滴往地上砸:“从那天开始我就立志要学医,今天我站在这个学校的礼堂里,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看见你,一个老骗子!见死不救的老骗子!”
  唐名被校领导请了出去,说:“秩序已经乱了,您老先走吧。”
  唐名拉着领导说:“我没打过眼,死了就是死了,肯定没得治。”
  领导说:“您老的事情我听说过,这么多年了,恨您的人还少么?别往心里去。”
  要放以前,唐名确实不往心里去,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这事盘在心里,挥之不去。
  李恩病了,在医院呆了一个多礼拜。唐名拎了点水果去看李恩,家里大姑娘拉着唐名躲开李恩,说:“我爸这个病您千万给瞧瞧,我这当女儿的还没来得及尽孝呢,可不想……”说话的时候眼泪都要下来了。
  唐名看着她,想到了前几天的那个孩子,点了点头。进到病房,李恩见着他还想站起来,可没用唐名按,自己又坐下了,他实在没力气起来。
  唐名伸手搭了一下脉,什么都没说。
  李恩一下就明白了,哈哈笑了两声,姑娘还不明所以,询问似的看着唐名。唐名哆嗦着嘴唇,说了句:“放心,死不了。”
  姑娘这就放心了,转身出门去了市场。
  李恩听见关门声,对唐名说:“先您老一步走,日后底下见。”
  唐名说:“见着你爸帮我带个好。”
  五天之后,李恩病逝,葬在了村祖坟里。路太远,唐名没去,后来在家附近遛鸟的时候见着了大姑娘,人家躲了躲,两人没打照面,从此就再没说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