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大师

文/范锡林

  天下最厉害的功夫是什么?是隐身功!你想,如果你学会了这一天下奇功,任何一个对手都看不见你在哪里,他的武功再厉害,也只能是干瞪眼,没处下手,这该是多么惬意的事啊!
  听说,住在孤山顶上的虚无大师,就是一位隐身大师,于是,我决心去孤山拜他为师。
  虚无大师问:“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恭恭敬敬地回答:“大师,我是来向您学隐身功的。” 
  “你为什么要学隐身功呢?”大师皱了皱眉,问道。 
  “不为什么,好玩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好玩?”他皱着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像打了个死结。 
  “是啊,你想,一个大活人,一眨眼就不见了,其实他就在你面前,可你就是看不见他,这该多好玩啊!”我眉飞色舞、十分神往地说道。 
  “难道你就不曾想,练成了这功夫,到银行、商场去,拿点东西很方便吗?” 
  “这可是小偷干的,我干吗要去做这种事呢?”我断然地摇摇头。 
  “难道你就没想过,练成了这功夫,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别人的钱包里拿点什么?” 
  “哇,我怎么会那么干?”我很是气愤地站起身来。
  虚无大师点点头:“练功之人不得心怀邪念,利用隐身功为非作歹,一旦为之,此功必破。你要立誓,不用此功害人,我就教你隐身功!” 
  听完此话,我严肃地立下誓言。就这样,我成为了虚无大师的学生,练起了隐身功。
  头三个月先熟记武功心法。师父带我来到藏经阁,指着一摞厚厚的书要我熟记。看着这摞书,虽然有些头疼,但是为了早日练成隐身功,我也是拼了,每日破晓就起来晨读,山间的清风和叶尖上的露珠是我的听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将武功心法倒背如流。
  师父满意地点点头,随后教我隐身功的招式。在我的苦心练习下,几个月后终于练成了梦寐以求的隐身功。既然已经学成,我就决定拜别师父下山去。师父听说我要离去,只是摇摇蒲扇,笑而不语。
  一天,恰好有几个同学到我家里来玩,我就想将刚学会的功夫展露一番:“现在,我给你们表演一下天下最厉害的功夫——隐身功。”
  说完,我眼睛一眨、鼻子一吸、手指一弹,用牙齿咬着舌头,念一声:“隐!”立刻就在他们面前消失了。现在我看得见他们,他们看不见我。瞧着他们一个个惊愕得瞪大了眼,嘴巴半晌也闭不上的傻样子,我心中好得意。
  可随即,我就发现有点不对头,当我晃到左边,他们的眼珠就到了左边;我移到右边,他们的眼珠就跟到了右边。他们是如何觉察到我的所在?
  “怎么回事?你们到底能不能看见我?” 
  他们哈哈大笑了:“你的身子确实隐掉了,看不见了,可是你的鼻子却没有隐去,我们仍然看得清清楚楚。” 
  这算什么隐身功?简直是在出洋相!一气之下,我去了孤山找虚无大师:“师父,你肯定是没诚心诚意地教我,故意留了一手。要不然,我在隐身时,为什么总有一部分隐不掉呢?” 
  “孩子,这隐身功有一条基本法则,就是在隐身时,必须保留身上的一部分不隐去。要不然,隐身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原来的面目了。”师父带着参透万物的微笑,不紧不慢地说。  
  我一听,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若不能恢复,那我不就成幽灵了?” 
  “是啊,水要有源,树要有根,房子要有基础,那没隐去的一部分,正是你恢复本来面目的根基。所以你在隐身之后,总还留着一部分不隐去。”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隐身功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什么威力呢?”我不禁有点儿失望。 
  “不!”虚无大师说,“只要你善于动脑子,隐身功依然是威力无穷、神秘莫测的。不信,我演示给你看!记住,我隐身之后,肯定也有一部分没有隐掉,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我赶紧瞪大了眼睛,仔细察看,可是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 
  “我在这儿呢。”虚空之中,我听到了师父的声音,循声望去,依然是一无所有,只好说:“师父,我找不到嘛。” 
  “你凝神看,能不能看到你的面前,有一根细细的毛在空中飘动?” 
  说实话,如果不是师父提示,我还真发现不了那飘动着的半寸细毛。 
  “我明白了,只要保留身体上最微小的那些部分,就不容易被人发现了。”我恍然大悟。 
  “有的时候,还有另外一种办法。”师父站到雪白的墙壁前,眼睛一眨,就不见了。 
  “师父,我又看不见你在哪儿了。” 
  “你有没有看到,这墙壁前有一个小白点显得格外白?那是我的一颗门牙,它与雪白的墙壁混为一色,所以你很难发现。”大师笑着,又出现在我面前。 
  “噢,我懂了,有的时候就是要因地制宜。” 
  “对了!”师父说,“现在你该明白了吧,不管学什么功夫,最重要的还是靠你自己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