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诅咒

文/两色风景  图/赖永彦


 
 
1
  驾着飞船形出租车,司机狄迪卫在宇宙中心急火燎地疾驰着。就在一小时前,他接到了一个星际长途。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是狄迪卫先生吗?”
  “我是。”狄迪卫判断是叫车的。
  “我是雷蒙先生的同事。”声音变得哀伤,“我不得不怀着沉痛的心情通知您,雷蒙先生快不行了。”
  “你说什么?”狄迪卫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的眼前浮现出雷蒙体壮如牛的形象。
  “我们也难以置信,但是真的……去年起,他的身体莫名地开始变差。您知道他的,负责又顽固,轻伤不下火线,直到实在撑不下去。”
  对方说着传来一个立体影像,狄迪卫看见了一幕小型海市蜃楼,那是一家设备简陋的医院,不干净的病床上躺着他的老朋友。狄迪卫几乎认不出他,现在的雷蒙,皮肤松弛,头发脱落,面黄肌瘦……简直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之所以将电话打给您,是因为他老念叨着您的名字。他翻来覆去地说,‘狄迪卫,那真的是诅咒……’”
  狄迪卫的心猛地一沉。挂了电话,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往雷蒙所在的银琴星。狄迪卫认识好些医疗水平很高的星球,他要尽快将雷蒙转移到那里去。
  半路上,狄迪卫路过一颗贫瘠的小行星。一个外星人在那里招手表示要打车,狄迪卫现在没心情也没时间做生意,他本想拒绝,却瞥见那个外星人原来不是一个,他的背上还趴着另一个。
  职业道德和恻隐之心迫使狄迪卫掉头开到他们身边。“怎么了?”狄迪卫问,用的是一种星际通用语,行走宇宙的人一般都会说。
  那位头上长着独角的外星人说:“我叫杜令,这是我的父亲,他病得很重,我想送他去最近的医院。但某个星系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救护飞碟都被派出去了……”
  杜令父亲的情况的确很糟糕,这让狄迪卫想起了雷蒙,正好他要送雷蒙去医院。在心里计算过路线后,狄迪卫说:“不介意我得先绕去银琴星的话,上来吧。”
  杜令欢天喜地地背着父亲上了飞船,看来他的确等了非常久。
  这么一想,狄迪卫觉得有必要再抄一次近道,得比上一次更给力。因为他现在肩负着两条性命啊,时间宝贵。前方有一个黑洞,狄迪卫打算利用它进行超空间跳跃。虽然很冒险,但是有经验的司机往往可以利用黑洞中的乱流来节约数十光年的里程。
  
2
  调整好角度,飞船进入黑洞——
  一阵不怎么舒服的震荡,令两名乘客发出惊呼。狄迪卫安慰他们:“不要紧,一会儿就过去了,我这是为了争取时间……”
  两名乘客一边强忍,一边谅解地点着头。
  狄迪卫全神贯注地操纵着飞船,就在这时,他听见大脑里响起一个声音——“可以帮帮我们吗?”
  狄迪卫立刻感到一股从心底升起的寒意,那声音继续说:“我们是失去了家园的宇宙流浪者,请你们帮帮忙。”
  不等狄迪卫做出反应,杜令的父亲喃喃地说道:“我帮得上忙吗?如果可以,我很愿意……”
  “不要答应!”狄迪卫厉声吼道,将正想说什么的杜令吓得闭了嘴。
  天旋地转的感觉这时结束了,他们脱离了压抑的黑洞,又看见豁然开朗的宇宙了,那突兀而诡异的声音也不再萦绕。
  狄迪卫长叹一声:“怪我没有事先提醒。让我教你们一件事吧,在宇宙里,不要轻易回应来路不明的求助。”
  “为什么?”
  “会招来诅咒。”狄迪卫沉吟了一下,说。
  老人艰难地笑了:“小伙子,你怎么比我还迷信?”
  “不是迷信,”狄迪卫说,“我的朋友,就是诅咒的受害者……”
  一年前,狄迪卫和雷蒙在黑洞中听见的求助,也是那句“我们是失去了家园的……”。
  当时狄迪卫还在琢磨是不是自己喝多了,雷蒙已经豪气地喊道:“没问题!怎么帮?”
  离开黑洞后,狄迪卫责备雷蒙的鲁莽:“应该再问清楚一些吧?”而雷蒙嘲笑狄迪卫婆婆妈妈:“怕什么,难道有人会对我们不利?”
  “搞不好那是什么神秘的诅咒,你一答应,某种契约就默认成立,徘徊在宇宙里的恶魔将拿走你的灵魂……”
  “哈哈哈,说得跟真的一样!”
  而现在雷蒙已经笑不出来了。不过一年的时间,他开始急速衰弱、衰老。
  复述完雷蒙的遭遇,两位乘客好一阵没说话。
  “也许是巧合……”老人强作镇定,“你看,什么也没发生,那声音也不再出现了……”
  狄迪卫并不乐观,他只是暗暗加大油门。
  “反正,我已经是这种身体了,还怕什么诅咒呢?”老人豁达地说。
  然而最后的问号还没出口,他“呃”的一声,从座椅上跌倒在地!
  狄迪卫和杜令大惊!只见老人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痛苦得直颤抖!他那早已皱成一团抹布般的皮肤表面甚至暴起粗大的青筋,身体的颜色也完全变了!
  狄迪卫赶紧问:“你父亲的病发作了?”
  杜令哭丧着脸:“不是这种症状……”
  “那就是诅咒!”狄迪卫一拳砸在操作台上,开始飞速行驶。
  
3
  银琴星总算到了,飞船在一家医院外着陆。
  “飞船不能停在这里!”三只眼的保安冲上来抗议,随即,又冲舱内看了看,“不过,来得这么紧急,是不是有什么重病人?”
  杜令忙帮狄迪卫解释:“是的,我父亲情况很糟糕!”
  保安瞪大他的三只眼睛:“有吗?老人家气色不错啊。”
  狄迪卫和杜令一起看向老人,只见他已经恢复了平静,痛苦被安详取代,眼里甚至射出光芒。
  狄迪卫觉得不可思议:“您,现在觉得怎么样?”
  “好,很好……”老人推开儿子坐起来,“一点儿也不难受了!”
  “怎么会?”杜令又惊又喜,他知道父亲这十几年来无时不饱受病痛折磨。
  “真的!”上车前还需要儿子背的老人,现在竟敏捷地拉开舱门走到外面,狄迪卫看见他的手臂结实有力,皮肤紧绷,容光焕发,像突然年轻了十几岁!
  纳闷了好一阵,狄迪卫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雷蒙身插多种导管,已是气若游丝。
  “雷蒙……走,我带你去白药星,那里的医生肯定能治好你!”狄迪卫眼睛都湿了。
  “你不能乱动患者,他现在病得太重了!”机器护士阻止道。
  狄迪卫正要和她争执,杜令和他的父亲赶来了。确切说来,杜令是跟在他父亲后面跑来的,老人现在健步如飞。
  老人用奇异的眼神看着病榻上的雷蒙。
  狄迪卫苦笑了一下:“这就是刚和你们说过的中了诅咒的朋友,我现在要带走他。”
  老人示意狄迪卫不要轻举妄动,他走到雷蒙身边,弯下腰,直勾勾地盯着他。
  狄迪卫想问些什么,却惊呆了。整个病房的人都惊呆了。
  刚才还和死人没两样的雷蒙,此刻缓缓睁开了眼睛,蓬松的皮肤像吹了气似的膨胀起来,退化的肌肉仿佛枯木逢春,耷拉在脑门上无精打采的头发也开始有活力地生长起来。
  杜令的父亲变成了一个世外高人,濒死的雷蒙因他而复活!所有人都震惊了。
  
4
  银琴星的医疗水平太差,不足以做出解释,大家决定前往白药星。雷蒙恢复神速,护士也没有理由阻止。
  在白药星,医生听说了两人的异变后极有兴趣,立刻安排体检。狄迪卫和杜令作为病人家属,穿上防护服一道进入了手术室。
  长着三头六臂的医生先用一台仪器对神采奕奕的雷蒙与老人进行全身扫描。他一边操作一边解释:“这仪器将会显微透视他们身体的每个细节,放大倍数为宇宙之首。”
  三个人全神贯注地盯着荧屏,像等待大片开演。荧屏开始出现模糊的轮廓,晃动着,越来越清晰、具体。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发出尖叫:人,他们在雷蒙和老人的身体里,看到了人!不止一个,而是许多许多许多!除了人之外,还有大量构造奇妙的建筑群……如果不知道这是在窥探人体内部,狄迪卫简直以为自己是在看某个星球的风光片!
  医生震惊了一会儿,恢复了专业素质:“看来,这是一种袖珍的外星人,比细胞还小,比细菌还小……简直是纳米等级。”
  狄迪卫把黑洞内的“诅咒”告诉了医生。
  医生分析:“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什么形态的人都可能存在。这些微型人原本的家园是什么样,不得而知,但现在看来,正因为他们那么小,一个标准尺寸的人对他们来说,都是可以寄宿的辽阔星球。”
  杜令说:“那么他们所谓的‘帮帮我们’……”
  “大概是在询问,可否将你们的身体当作家园来开垦居住吧。”医生说,“不同星球的人,价值观不一样。也许他们认为,得到了肯定回答,也就有了名正言顺的迁徙资格。”
  荧光屏突然显示出波纹,医生说:“哦,接收到了一种特殊的脑电波,看来是我们的微型朋友想要发言呢。让我将这电波频率放大吧。”
  立刻,狄迪卫和杜令又在脑子里听到了那曾听过的声音:“谢谢你们。”数据显示,是老人体内的微型人在说话。
  “是你们治好了那位老先生?”狄迪卫问,“我朋友的好转,也和你们有关?”
  “是的,那只是举手之劳。”微型人说,“自从星球毁灭后,我们就分成了无数拨,乘多艘飞船在宇宙中漂流,只等邂逅愿意收留我们的星球重建家园。”
  “那‘星球’就是我们的身体。”杜令嘀咕。
  “当初我们的星球,是因为不懂得爱护环境而走上了毁灭之路,”声音听来挺伤感,“所以我们发誓,找到新家园后,一定要善待它。”
  狄迪卫突然懂了:“你们把人体当成星球经营,这么说老先生那病恹恹的身体就像是一颗条件很差的星球?是你们的‘治理’让他重新得到了健康?可是住在雷蒙身上的人……”
  对话者显得惭愧了:“唉,那些同胞至今都没有掌握环保的理念与技术,只会糟蹋与浪费。老先生见到您朋友的刹那,我们立刻派了一支精锐部队过去帮忙拯救环境,好在,还不算无可救药。”
  狄迪卫全明白了。事实上把雷蒙的病状换算成环境的弊端,就很好理解了:头发脱落就像是植被遭到破坏,败血症是水质污染,骨质疏松的原因是对资源开采过度。
  “不过,”杜令还有问题,“你们刚进入我父亲的身体时,他好像很痛苦。”
  医生抢答:“这个我能理解。他们所谓的‘改善环境’类似于进行一轮人体改造工程,刚开始大兴土木总会有些不适的,渐入佳境就好了。”
  谜底都解开了。微型外星人不安地问:“带给你们很多困扰,我们深感抱歉,如果你们希望我们离去……”
  “不,你们可以继续待在我父亲身上,”杜令忙说,“相信他会因此而长寿的!”
  “我可不希望你们那些糊涂的同胞继续待在雷蒙身上,”狄迪卫说,“将功补过后,请他们另谋高就吧。”
  医生感兴趣地说:“先待在我们医院吧,我特别有兴趣从你们身上学到点儿东西。”
  事情就这么皆大欢喜地落下了帷幕。
  杜令的父亲与雷蒙从麻醉中醒来后,狄迪卫告诉了他们真相,听得雷蒙后怕不已。
  “你说,宇宙里经常有人突然得了怪病,到死也没检查出是什么原因,”雷蒙感叹,“有多少是因为这类外星人建立新家园导致的呢?”
  “不知道。”狄迪卫耸耸肩,“但我认为,以后再听到类似的求助时,还是谨慎一些吧。一个不好,就会招惹诅咒!”
  杜令的父亲却呵呵地笑了:“我不这么认为。狄迪卫先生,正是因为你没有拒绝我们的求助,而我又没有拒绝微型人的求助,我和雷蒙兄弟才得到了死里逃生的机会,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