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地理 害惨项羽
 
文/笑阳

  陈胜吴广起义之后,原来被秦始皇扫灭的六国贵族们纷纷趁势而起,短短两年之内,秦与六国对抗的后战国局面再次出现。巨鹿之战中,项羽破釜沉舟,击败章邯率领的秦军主力,坑杀20万秦卒,威震天下,俨然成为各路反秦军的首领。
  当时,六国贵族很多已据地称王,项羽想要立刻当上一统天下的皇帝是不可能的。他必须分封天下,可是具体如何分封,却大有文章可做。项羽想方设法削弱诸侯实力,为今后荡平地方割据铺平道路。
  劲敌刘邦被排挤到偏僻的西南,分给他巴、蜀和汉中三郡。项羽认为巴蜀为旧秦流放罪人之地,其开化程度应该低于关中及东部地区。而且刘邦的部下都是江苏人,一定更不愿意久留于此,大批逃亡势必发生。
  为了将刘邦封闭在这个角落里,项羽在刘邦封地的东面铸就了两道屏障。一是让章邯等三个秦军降将分治关中。关中沃野千里,是王霸之资,可惜项羽坑杀了20万秦卒,又屠了咸阳,失了秦地的民心,自己在那里是呆不住的。分给这三个降将,一方面可以让三人互相制衡;另一方面,这秦军降将在秦人眼里是叛徒,他们唯一的权力依托只能是项羽的支持。项羽这么一封,比用自己人效果还好。可项羽还不放心,又把魏王豹移到河东郡,改封为西魏王。而秦国正是因为拿下河东郡才走出函谷关,与六国竟逐。把魏王豹放在这里可以阻挡关中的发展空间。
  项羽自己则号称西楚霸王,占据楚地的九个郡,以彭城,即今江苏徐州为都。秦始皇分天下为三十六郡,项羽占了四分之一,势力范围十分壮观,足以使任何欲有异动的诸侯国不敢轻举妄动。
  项羽打算得很美好,可惜现实与他的想象相去甚远。经过历代秦王一百多年的开发,巴蜀已成为富饶的天府之国。不仅如此,巴蜀地理形势也很特殊。东扼长江,北走秦岭,是良好的战略后方基地。所以项羽等于亲手将一块肥肉送给了刘邦。
  不过占了巴蜀只能说是拥有了自保的基础,要想争夺天下,必须进一步拿下关中地区。项羽派章邯等三秦降将把守关中也是一个大大的失策,在关中百姓眼中,章邯等人就是出卖秦国的叛徒,而刘邦最早攻入关中时的“约法三章”,秋毫无犯,则给他们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人心向背可想而知。
  项羽最大的失策是留给自己的那块地方——彭城。彭城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但周围无险可守,一旦遇有战事,便会四面遭敌之牵制和骚扰。
  汉二年四月,刘邦乘项羽镇压齐地反叛,进占彭城,项羽随即回师救援,大败汉军,刘邦退守河南荥阳,双方在此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足足打了两年零四个月。荥阳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东部为平原,西部为丘陵。这里还有秦时所建的关东最大粮仓——敖仓,足以解决汉军粮食问题。项羽的军事才能,在险恶的地形中不能自如地施展,一直没能前进。他屯兵坚城之下,死拼硬打,旷日持久终于由强而弱,一步步走上失败。
  《史记》上说,项羽小时候不愿读书识字,说读书只要能用来记姓名就够了。如果他读过几本地理书,也许就不会是这个下场了。